黄梅戏《露水夫妻》 全剧第一场、第二场相关唱词

2020-05-16 17:23:00
戏迷有约
原创
79

黄梅戏《露水夫妻》
(根据黄梅戏传统剧目《菜刀记》和亦名《小辞店》改编)

作者:方云从

人物:蔡鸣凤、刘凤英、魏大算、朱莲、朱茂青、陈大雷、送柴人

第一场   闹宅

合唱:人世间唯有情字难评讲,

雅有理俗有据各道短长。

怎奈何东方红绳西方箭,

造化弄人没商量。

无爱偏要配成对,

有情让你难成双。

哎呀呀,千年轮回不变样,

笑颠笑痴笑荒唐!

(幕启:蔡宅书房,很简陋。

(蔡鸣凤坐在书桌前心絮烦乱。

蔡鸣凤:唱 闷坐书房心惆怅,

考场失意志难张。

蠢妻不贤常寻闹,

家宅难安恶名扬。

心烦更兼腰眼涨,

强作文章搜枯肠。

朱  莲:上唱 爹娘将我终身误,

嫁了个穷书生断送前途。

指望他读书做官我当贵妇,

谁知他连年应试榜上无。

怎甘他安坐书房享清福

(闯入书房,拍桌)哎哎!

蔡鸣凤:娘子来了,又是何事恼怒?

朱  莲:接唱 天生的贫贱命读的什么书?

蔡鸣凤:你不要老是这么胡搅蛮缠好不好!

朱  莲:说我胡搅蛮缠?

接唱 你跷腿装个大丈夫,

老娘连使唤丫头都不如。

看看这穷家破屋,

怎禁你坐吃山枯。

(蔡鸣凤忍气看书,朱莲夺书抛于地下践踏)

蔡鸣凤:贱人!

唱 你整日胡缠蛮扰,

辱斯文书房寻闹。

人妇之德全不晓,

今日决难将你饶。

朱  莲:唱 老娘正要来领教。(撕书)

蔡鸣凤:好贱人!

朱  莲:好匹夫!

(二人扭打。朱茂青上。

朱茂青:唱 他夫妻又争吵令人心焦。

(朱茂青进门,被朱莲抛来的砚台砸中)

朱茂青:哎哟!还不快快住手,成何体统。

蔡鸣凤:岳父大人来了。

朱茂青:你这小贱人,越法的不成话了,你撕毁圣贤之书,砸损文房四宝,你……犯下的是忤逆之罪呀!

朱  莲:哼!都是你给我嫁的这个好丈夫,让我在这里受苦受穷,当使唤丫头。

蔡鸣凤:你开口闭口受苦受穷,我蔡家是缺了你吃,还是少了你穿?

朱  莲:是啊是啊,我朱莲在你蔡家吃的是山珍海味,穿的是绫罗绸缎!

朱茂青:你既然想吃山珍海味,想穿绫罗绸缎,就该助你丈夫发奋读书,将来考取功名……

朱  莲:好了好了,又是这一套,他到现在连个秀才都考不上,等他考取功名,我头发早都白了,癞蛤蟆还想成仙,做梦!

蔡鸣凤:罢了罢了,我这穷窝养不起你这个凤凰,待我写封休书,你另择高枝去吧。

朱  莲:老娘求之不得,你现在就与我写。

蔡鸣凤:我这就写。

朱  莲:你与我写。

蔡鸣凤:我这就写。

朱  莲:你与我写,写,写!

朱茂青:你……你还不与我退下!

朱  莲:(对蔡鸣凤)呸!(下)

蔡鸣凤:气气气煞我也!

唱 怒冲冲提笔把休书写……

朱茂青:贤婿且慢。

唱 不看僧面看佛面慢写休书。

莲儿自幼丧生母,

老汉娇宠失管束。

今既嫁做蔡家妇,

莫使贱女失归宿。

蔡鸣凤:唱 他老泪纵横我心不忍,

休妻必伤老人心。

自从爹娘谢世后,

岳丈待我胜亲生。

岳丈啊,我欲求功名勤发奋,

她终日寻闹宅不宁。

到如今年近三十无寸进,

不良不莠一事无成。

朱茂青:贤婿呀,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

蔡鸣凤:岳父请讲。

朱茂青:唱 世间三百六十行,

行行可把状元当。

有几个穷书生真中金榜,

还不是作传人信口雌黄。

予其是寒窗苦熬功名无望,

到不如另立业弃文经商。

蔡鸣凤:唱 此事我也常思想,

读书求官实渺茫。

怎奈是父母新丧开销大,

囊中羞涩难经商。

朱茂青:贤婿既愿弃文经商,老汉数十年来也积赞得几十两银子,尽与贤婿充做本钱也就是了。

蔡鸣凤:此乃岳父防老之资,如何使得。

朱茂青:老汉膝下只此一女,贤婿便如我的亲子一般,老病之时,还怕贤婿不管我么?你放心出外经商,让那小贱人在家空房痴想,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无理取闹,我这就回去取来银两。(下)

蔡鸣凤:唉!这正是:为避河东狮,经商走江湖。

(收光


第二场   投  店

 

(三河镇,刘记客店。

(刘凤英上。

刘凤英:唱 春光无限艳阳天,

桃红柳绿雀声喧。

爹娘挣下这客栈,

苦心经营数十年。

招婿上门续香火,

又谁知招了个无能的儿男。

人说我母鸡不下蛋,

怎知我守活寡难对人言。

丈夫终日影难见,

我里里外外忙不闲。

(蔡鸣凤上。

蔡鸣凤:唱 弃文经商江湖走,

三河古镇好码头。

土产脱手再采购,

差价可观有赚头。

清静客店暂驻足,

(进店)老板。

刘凤英:(热情)客官来了,快快请坐,请用茶。

蔡鸣凤:可有清静房间?

刘凤英:有有有!

接唱 静雅单间请上楼。

客官贵姓何方客?

蔡鸣凤:唱 免贵姓蔡黄州人。

刘凤英:唱 老板莅临怒失敬。

蔡鸣凤:唱 本小利微初入门。

刘凤英:客官过谦了。

唱 生意可在三河镇?

蔡鸣凤:唱 打算在此久经营。

刘凤英:唱 客官必定行财运,

稍时水酒客洗尘。

客官,我带你去看看房间?

蔡鸣凤:前面带路。

刘凤英:请随我来。

蔡鸣凤:好个热情的店姐。

(刘凤英领蔡鸣凤下,复上。

刘凤英:蔡老板稍待,酒饭马上给你送上来。(下)

(魏大算衣着不整狼狈地上。

魏大算:唉!

唱 老魏身患无能的病,

老婆面前少自尊。

赌博场上寻刺激,

一不小心落陷坑。

逢场必输背霉运,

就此收手不甘心。

回家寻钱去反本,

老婆面前手难伸。

(刘凤英捧酒菜上。

刘凤英:魏大算,你身上的衣服呢?

魏大算:嘿嘿,娘子,我……

刘凤英:又是赌输了,被你那邦狐朋狗友剥去了吧。你真是个杀无血剐无皮的人哪。

唱 只望你顶门把户立,

你却是糊不上墙的烂稀泥。

整日沉迷赌场里,

店里靠我苦撑持。

好祖业被你输得所剩无几,

屡教不改槌不破的牛皮。

你看看你这样子,客人看见了鬼还敢来住宿?还不快去穿衣服。

(魏大算欲言又止地下。

刘凤英:唱 错配终身怨命运,

一腔苦水和泪吞。

常言家丑莫外扬,

重整笑脸待客人。

(送酒菜下。

(魏大算挟首饰盒上。

魏大算:娘子天天在我面前哭穷,想不到还瞒着我藏了这么多私房钱。加上这几件首饰,也能值个二、三十两,常言道,胆大的赢胆小的,钱多的赢钱少的,有了这百把两银子,老魏我要大大地扳个本。

唱 人是英雄财是胆,

时来运转在今天。

定要赢个大满贯,

娘子也,连本带利全归还!

快溜,让娘子看见不得了。(溜下)

(送柴人挑柴火上。

送柴人:念 扁担不离肩,

卖柴天管天。

年头到年尾,

就忙一张嘴。

嘴要不能吃,

心里还着急。

老板娘,给你送柴火来着。

刘凤英:(上)有劳大哥,烦你把柴火送去厨房,我给你拿钱去。

送柴人:要得,要得。(下)

(刘凤英进房拿钱。

刘凤英:(内喊)我的钱箱呢?首饰也不见了。(边哭边上)这便如何是好……!

(蔡鸣凤、送柴人闻声上。

蔡鸣凤:店主姐,出了什么事?

刘凤英:我的钱箱和首饰都不见了。

蔡鸣凤:你钱箱放在何处?

刘凤英:放在我的房里。

蔡鸣凤:几时不见的?

刘凤英:早上我还开箱拿钱买过东西的。

送柴人:老板娘,我可是刚才来的,只到过你家厨房,没进过你家卧房啊。

刘凤英:未曾说你。

蔡鸣凤:此事有些蹊跷。

刘凤英:(想起)只有他!(喊)魏大算,魏大算!又溜掉了。一定是他把钱偷去赌博去了。这可是店里的全部本钱啊!

送柴人:这魏老板,么样沾上这个毛病啥,人哪,事事都沾得,就是那个赌沾不得,沾上了就要倾家荡产,搞不好还要家破……看我这张臭嘴!不多嘴,不多嘴。

刘凤英:我去赌场找他去!

送柴人:老板娘,我的柴钱……

刘凤英:今日手头不便,改日吧。

送柴人:我也想改日,可我这肚子它不愿意改日嘛。

蔡鸣凤:这有散碎银子,你拿去。够了吗?

送柴人:够了够了,有得多,有得多。

蔡鸣凤:拿去吧。

送柴人:多谢客官,老板娘,一定要劝你家魏老板莫再赌了,那可是个陷人坑哪。(边说边下)

刘凤英:让客官破费,真是丢死人了。

蔡鸣凤:这有什么,(拿出一锭银子)这点银子,就算我预付的房钱,你暂且做个周转之用吧。

刘凤英:这……这如何使得。

蔡鸣凤:谁还不有个山高水低之处,店主姐,你也不要过于伤心,钱财乃身外之物,既然丢了,也是劫数。以后多加些小心也就是了。

刘凤英:多谢客官相劝。

(蔡鸣凤下。

刘凤英:唱 蔡客人真是个仁义君子

为难中得亏他帮我解围。

恨丈夫形同那光棍地痞,

盗家财去赌博肆意枉为。

平日里顾颜面迁就辜惜,

这一次等他回定然不依!

(灯暗)


浏览和下载本站资源公告

1、 所有戏曲资源存储在城通网盘中(由于百度等其他网盘非常容易和谐资源,没办法而为之),您可以 注册城通网盘会员和下载诚通网盘客户端   来下载本站资源,只要城通网盘不倒,本站资源就永久有效。

2、推荐使用 IE浏览器 浏览本站。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不屏蔽本站广告,就是对站长最大的支持,只有这样才能维持网站可持续发展。

3、您需要什么戏曲资源或者有什么戏曲资源可以分享给戏迷朋友,都可以扫描网页下方微信二维码,告知戏迷有约。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
中国剧种戏曲大全
热门文章
关于戏迷有约

戏迷有约——坚持完全免费无障碍 服务戏迷,传播戏曲,传承中华优秀文化。 公益性网站,集聚戏曲精彩,分享戏曲快乐。免费为票友,社团,演员宣传推广!欢迎投稿!

联系戏迷有约

QQ:2052485907

微信:ximiyouyue

官方QQ群: 339018168

邮箱:2052485907@qq.com

免责声明
戏迷有约网,为公益网站,全心全意为戏迷服务。免费为票友、演员、剧团宣传推广。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并经过泣血整理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