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梅戏《露水夫妻》 全剧第三场、第四场相关唱词

2020-05-16 17:23:00
戏迷有约
原创
159

第三场 相 怜

 

(中秋夜。

(客店内,刘凤英卧房。

(刘凤英上。

刘凤英:唱 忙完了店中事回到卧房,

形单只影倍感凄惶。

饭店中断不了人来客往,

凤英我从来是人走茶凉。

唯有那蔡客人过目难忘,

那身形驱不离铭刻心房。

他唤醒我体内沉睡的欲望,

他令我坐立不安难入梦乡。

一团火在体内越烧越旺,

焦与渴磨得人痛苦非常。

白日里忙里忙外还可不想,

到夜晚寂寞袭来令人抓狂。

心烦燥出房来举目望,

姣月如盘悬挂在云旁。

刘凤英望明月暗自思量,

嫦娥姐在月中独守空房。

人说仙凡一般样,

我不信嫦娥女不恋吴刚。

蔡客人在院中独把月赏,

看神情他似在思念故乡。

转念移步厨房往,

备些果酒请客尝。(下)

(转到客店小院。

(蔡鸣凤踏月而来。

蔡鸣凤:唱 浩月如水洁寰宇,

碧空万里放眼舒。

人逢佳节思团聚,

鸣凤异乡形影孤。

月老错把红线系,

终身难得有欢娱。

刘凤英:(端果酒上)蔡客官,在赏月么?

蔡鸣凤:信步走走。店姐,这是何意?

刘凤英:唱 客官孤身离乡井,

佳节思亲是常情。

粗果薄酒客解闷,

邀月共饮似亲人。

蔡鸣凤:唱 店姐善解游子心,

制酒慰我思乡情。

暖流袭来非为酒,

难得他乡遇知音。

有劳店姐费心,果酒之费,一并记在账上。

刘凤英:客官此言就太见外了,客店经营,讲的是宾至如归,承蒙不弃,长住小店,逢时过节,送点果酒,何足挂齿。

蔡鸣凤:如此愧领了。何不请老板来同饮几杯?

刘凤英:他呀……他已出门多日未归了。待奴家来与客官把盏吧。蔡老板,快请坐呀。

(二人入坐对饮。

刘凤英:唱 问客官二爹娘福寿几旬?

蔡鸣凤:唱 叹双亲已做古仙路早登。

刘凤英:唱 想必是兄妹多人丁旺盛。

蔡鸣凤:唱 无兄弟少姐妹独苗单丁。

刘凤英:唱 这才是运蹇偏遇薄命客。

蔡鸣凤:唱 莫非说店姐家也有苦情?

刘凤英:唱 奴也是爹和娘相继殒命,

无兄弟少姐妹举目无亲。

蔡鸣凤:如此说来,你我都是一样的不幸。

刘凤英:客人请饮。

蔡鸣凤:唉……!

刘凤英:唱 常见你锁双眉似有苦闷,

想必是思贤妻心绪不宁?

蔡鸣凤:唱 一句话触动我难言之隐,

自家苦自承受怎诉他人。

偶烦闷皆因为生意不顺,

刘凤英:蔡老板做生意有赔就有赚,何须烦恼。

蔡鸣凤:店姐请饮。

刘凤英:唉……!

蔡鸣凤:唱 屡见你暗拭泪所为何情?

刘凤英:(悲从中来)我……!

蔡鸣凤:恕我冒昧,不该动问。

刘凤英:无妨无妨,奴一腔苦水憋在心里无处诉说,客官不嫌絮烦,奴就说给你听听。

唱 我爹娘开饭店小有资产,

单生我一个女未养儿男。

想招个上门婿香烟不断,

高不成低不就二老愁烦。

魏大算是本镇独身穷汉,

误信了媒妁言结下孽缘。

初上门他到也老诚实干,

未几时下赌场迷上赌钱。

全不听一家人苦苦相劝,

二爹娘气成病同赴黄泉。

小店中虽不富尚可周转,

怎禁他败家子越败越难。

最后的小积蓄被他席卷,

苦命女呼苍天苦不堪言。

本欲与无耻人一刀两断,

这世道哪容得妻休夫男。

蔡鸣凤:唱 店主姐诉身世同我命运,

我却是妻不贤家宅不宁。

经商原非我根本,

自幼立志求功名。

蠢妻生就顽劣性,

撕书砸砚辱斯文。

志趣不合少情份,

乌眼相对似仇人。

本欲休妻落清静,

怎奈是岳父待我有恩情。

穷争饿吵书难读,

莫奈何弃文经商离家门。

刘凤英:唱 夫不主正妻受苦。

蔡鸣凤:唱 妻不贤良家不宁。

刘凤英:唱 孽缘本是前生定。

蔡鸣凤:唱 苦命乃是天做成。

伴唱 真个是惺惺惜惺惺,

同病人怜同病人。

(一阵风起。

蔡鸣凤:起风了。

刘凤英:叶落尘飞,恐污酒菜,客人若未尽兴,不如将果酒搬入房中,既避寒露,又可临窗赏月,或许别有情趣。

蔡鸣凤:店姐所言极是。

(二人般果酒下

(灯暗)

第四场  相  投

 

(蔡鸣凤家。

(朱莲上。

朱  莲:唱 数月前气走蔡鸣凤,

独居家犹如鸟囚笼。

闷厌厌倚门把目送,

大路上富家客骑马坐轿好不威风。

可叹我命运薄嫁了蔡鸣凤,

活生生跟着他受苦受穷。

怎甘心此生难圆富贵梦,

空负我婀娜身肢如花容。

(陈大雷上。

陈大雷:唱 闲来收账蔡庄走,

呀,见美人倚门顾盼好风流。

水淋淋的眼儿樱桃口,

乌溜溜的黑发披肩头。

细条条的腰肢如风中柳,

高嵩嵩的酥胸把魂勾。

(朱莲发现有人盯着她,便避进屋里,关门。

陈大雷:耶,这不是蔡鸣凤的家么?莫非那美人是蔡鸣凤的老婆?想不到那穷书生竟有如此的艳富,正好他在我肉铺欠有肉账,不免进去讨要。(敲门)蔡相公开门。

朱  莲:何人扣门?

陈大雷:这是蔡鸣凤蔡先生的家么?

朱  莲:正是,你是何人?

陈大雷:我是他的好友陈大雷。

朱  莲:敢莫是镇上的陈大官人?

陈大雷:正是。

朱  莲:(开门)陈大官人请进。请坐。(奉茶)不知陈大官人光临寒舍有何见教?

陈大雷:这个……与蔡相公有些往来账目要结算一下。

朱  莲:蔡鸣凤欠大官人的钱么?

陈大雷:这个……请蔡相公来,我与他说。

朱  莲:他去下江做生意去了,欠账之事,只有等他回来。

陈大雷:好说好说,其实我主要是来看看朋友,述述话儿。不想他出了远门,实乃扫兴。看来只有满怀热情而来,无意落落而归呀。嫂夫人告辞了。

朱  莲:大官人远道而来,吃了饭再走嘛。

陈大雷:天已近午,腹中确已饥饿,只是相公不在,怎好打搅?

朱  莲:既是好友,何必见外,待我下厨弄饭。

陈大雷:既是如此,也不劳嫂夫人亲自下厨,这有一锭银子,胡乱买些现成的酒菜也就是了。

朱  莲:这如何使得,怎好让大官人破费。

陈大雷:(把银按在朱莲手里)嫂夫人不必客气。

朱  莲:这也太多了,能办好几桌酒席呢。

陈大雷:剩下的就给嫂夫人添身衣服,算作我的见面礼吧。蔡相公也真是的,有这样如花似玉的夫人也不好好打扮打扮,穿的还不如我家丫环。

朱  莲:陈大官人莫非取笑奴家。

陈大雷:岂敢,岂敢,失言、失言,蔡相公是个读书的,将来发达了,只怕小弟给他提鞋都不配呢。

朱  莲:你又在取笑,拿着你的钱,走吧。

陈大雷:我又说错了,我给嫂夫人赔礼!(施礼)嫂夫人别生气,别生气,拿着、拿着……

(朱莲半推半就接下银子。收光。

(另一空间灯亮,朱茂青上。

朱茂青:唱 女婿出门一月整,

心疼女儿守孤灯。

愿儿改脱顽劣性,

夫妻和睦家业兴。

(另一空间灯亮。

(陈大雷与朱莲对饮席前。

朱茂青:(推门而入,见状大惊)啊……!女儿。

朱  莲:爹,你怎么来了?

朱茂青:你们……

朱  莲:啊,这是镇上的陈大官人,是蔡郎的好友。

朱茂青:我认识,你不就是镇上开肉铺的陈屠么?

陈大雷:朱老伯,来得正好,来来来,快请上坐。

朱茂青:这是我女儿家,要你客气什么?陈屠,我女婿不在家中,你在此饮酒意欲何为?

朱  莲:爹,常言道,过门为客,人家大老远前来会友,蔡郎不在家,我招待人家一下,难道有错?

朱茂青:有道是瓜田李下,各避嫌疑,孤男寡女,闭门对饮成何体统。

朱  莲:爹,陈大官人乃是正人君子,爹爹休得胡猜乱说。

陈大雷:朱老伯,蔡鸣凤在我铺上有些欠账,今日是来结算一下,既是大嫂手头不便,我改日再来,告辞。(下)

朱  莲:(欲送)陈大官人!

朱茂青:不准送!小贱人,

唱 小贱人做事不知羞,

不该与男人私饮酒。

陈大雷为恶乡里名声臭,

欺男霸女好色之徒。

丈夫被你吵闹走,

就该反省把错纠。

也怪我自幼宠贯失管束,

到如今闹得是家不和,丈夫走,

不贤的儿啊,切不可失贞洁把骂名留!

朱  莲:好着好着,又要念你的三从四德经,我早就听够了!人家陈大官人是远近闻名的富豪,能来我寒舍吃杯酒,是多大的面子,莫要不识抬举。

朱茂青:你怎么这么没有骨气。

朱  莲:骨气,骨气能当饭吃,能当衣穿?人家说了,我这身穿着,还不如他们家的使唤丫头呢!人生在世,谁不想把日子过得好一点,像陈大官人那样的人真要是能看上我,就是去做小,也胜似在这乡下受苦受穷。(下)

朱茂青:你你你。气死我了。不想小贱人如此贪恋荣华不知羞耻,悔不该劝贤婿出外经商,倘若小贱人在家做出什么事来,叫我如何面对女婿。也罢,待我休书一封,催女婿快快回家。唉!前世做了孽,养下这个报应啊。

(灯暗。

浏览和下载本站资源公告

1、 所有戏曲资源存储在城通网盘中(由于百度等其他网盘非常容易和谐资源,没办法而为之),您可以 注册城通网盘会员和下载诚通网盘客户端   来下载本站资源,只要城通网盘不倒,本站资源就永久有效。 下载本站资源具体方法请点击! 扫一扫关注戏迷有约微信公众号号

2、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不屏蔽本站广告,点击广告,只有这样才能维持网站可持续发展。欢迎关注右侧官方微信公众号。

3、您需要什么戏曲资源或者有什么戏曲资源可以分享给戏迷朋友,通过网页下方联系方式,告知戏迷有约。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
中国剧种戏曲大全
热门文章
关于戏迷有约

戏迷有约——坚持完全免费无障碍 服务戏迷,传播戏曲,传承中华优秀文化。 公益性网站,集聚戏曲精彩,分享戏曲快乐。免费为票友,社团,演员宣传推广!欢迎投稿!

联系戏迷有约

微信:ximiyouyue     QQ:2052485907

微信公众号:戏迷有约(扫右侧)

官方QQ群: 339018168  

邮箱: 2052485907@qq.com     

免责声明
戏迷有约网,为公益网站,全心全意为戏迷服务。免费为票友、演员、剧团宣传推广。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并经过泣血整理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