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梅戏《露水夫妻》 全剧第七场、第八场相关唱词

2020-05-16 17:23:00
戏迷有约
原创
145

第七场   横  祸

 

(中秋夜

(蔡鸣凤家

(朱莲上

朱  莲:唱 与大雷结姻缘暗中来往,

我爹爹虽生疑不敢声张。

朱莲我貌如花谁不夸讲,

爱一个丑八怪所有哪桩?

我爱他爱的是掏钱的模样,

买东西不问价出手大方。

他也曾带我去汉口游逛,

骑过马坐过轿睡过雕花牙床。

又给我买首饰,

又给我做衣裳。

吃过珍馐味,

住过豪华房。

有钱人的日子我尽享,

舒心畅意乐颠狂。

今方知做女人只要长得漂亮,

大富豪也会趴在你石榴裙旁。

中秋夜备果酒非把月赏,

等陈郎带礼物孝敬老娘。

(忙着备办酒席。

(陈大雷上。

陈大雷:唱 与朱莲成美事遂我欲望,

真个是家花没有野花香。

我有钱她有貌如做生意一样,

带几件新首饰哄她上床。

来在后门扣三响,(敲门)

朱  莲:唱 朱莲闻声喜洋洋。

轻轻打开门半扇,

陈大雷:唱 闪身溜进陈大郎。

(搂住朱莲)心肝宝贝,想死我了……

朱  莲:(推开)哎呀,你放斯文点,就是个色狼。

陈大雷:(拿出首饰)看,我给你带什么来了。

朱  莲:(一把接过)金钗,玉镯。(急忙戴上)好看不?

陈大雷:好看好看。心肝宝贝……(欲抱)

朱  莲:哎哟,每次来你都是这么急吼吼的,一点儿情趣都不懂。

陈大雷:情趣,什么情趣?像你那穷酸丈夫那样诗云,子曰?

朱  莲:你别说,这一点人家就比你强。不说这些了。陈郎,奴家特意备了果酒等你同来赏月呢。来呀,快坐下。陈郎请饮。

陈大雷:请!哈哈……

唱 见美人禁不住魂飞魄荡,

举酒杯附风雅观赏月光。

朱  莲:唱 劝陈郎莫当我是花街柳巷。

陈大雷:唱 我与你是真相爱不是嫖娼。

朱  莲:地久天长。

陈大雷:对对对,地久天长。

朱  莲:唱 怕的是我夫回无此舒畅。

陈大雷:唱 但愿得那穷酸客死异乡。

朱  莲:莫那么咒人,把他咒死了,我的终身靠哪一个?

陈大雷:靠我嘛。

朱  莲:早听说你家老婆是个母老虎,我可不愿做你的小老婆受她欺负。

陈大雷:我迟早把她休了。

朱  莲:尽卖寡嘴,这话你都说过一百遍了。

陈大雷:这回决不食言。我把老婆休了,你没有蔡鸣凤的休书,怎么改嫁于我?

朱  莲:等他回来我就让他写。

陈大雷:他若不写呢?

朱  莲:他若不写我就跟他闹,他是个爱面子的人,肯定会写。只是不能让我爹爹知道。

陈大雷:他知道又能如何?

朱  莲:我爹爹若晓得了,定会阻拦,他把蔡鸣凤看得比亲儿子还亲呢。

陈大雷:这个老……

朱  莲:你敢骂我爹。

陈大雷:不敢不敢。如此我们就一言为定。

朱  莲:一言为定。饮酒。

陈大雷:饮酒。

(二人碰杯调情。灯暗。

(前区灯亮,蔡鸣凤上。

蔡鸣凤:唱 探视过老岳丈心中奇怪,

他见我话未说泪流满腮。

吞半言吐半语叫人难解,

不接风不留宿催我回来。

怀忐忑步匆匆来到自家门外,

举头望西边月邪照古槐。

(叩门)

(朱莲从帐中伸出头来疑听)

(蔡鸣凤再叩门)

朱  莲:(胆怯地问)何人叩门?

蔡鸣凤:朱莲开门,是为夫回来了。

朱  莲:(拉起陈大雷)我丈夫回来了!

陈大雷:是蔡鸣凤回来了!

朱  莲:快,快藏起来!

(二人慌忙穿衣,朱莲推陈大雷躲入床下。

(蔡鸣凤再扣门)

朱  莲:来了,来了。(开门)

蔡鸣凤:为何这么慢?

朱  莲:都下半夜了,哪知道你这时回来,我睡着了。

蔡鸣凤:我下船之后,先去了你爹爹家,故而回来晚了。

朱  莲:你去了我爹爹家?

蔡鸣凤:你爹爹给我去过数封书信,说他病重,催我速速回来。

朱  莲:我爹爹病了?我怎么不知道。

蔡鸣凤:他确实无病,想必是……(看一眼朱莲)唉,可怜天下父母吧。我腹中饥饿可有什么充饥?

朱  莲:爹爹也没留你吃饭?正好厨下有现成的饭菜,我去热热给你端来。(下)

(蔡鸣凤环视一下自己的家,心生感慨,忽又觉得有些异味,边嗅边找,朱莲捧酒菜上。

朱  莲:夫君!你在寻找什么?

蔡鸣凤:我嗅到屋里有些异味。

朱  莲:异味?啊,是酒味吧。今天是中秋节,为妻晚上也小酌了几杯。

蔡鸣凤:是有些酒味……

朱  莲:你不是饿了么,快来用饭吧。饮几杯酒,一来过节,二来也解解旅途劳乏。

蔡鸣凤:唱 朱莲她突变得通情达理,

真个是新婚不如久别离?

莫非是守空房磨尽恶习,

她若能改前非总是发妻。

朱  莲:夫君,请饮酒。

唱 中秋夜夫回归无限欢喜,

好比那牛郎织女会七七。

(蔡鸣凤接酒饮尽)

朱  莲:夫君请。

唱 三年来常与夫梦中相聚,

从今后再不要与妻分离。

(蔡鸣凤接酒饮尽)

朱  莲:唱 三杯酒敬夫君心怀愧悔,

思往事是为妻待夫有亏。

万不该将夫君书笔来毁,

望夫君不记恨满饮此杯。

(蔡鸣凤接酒饮尽)

蔡鸣凤:唱 朱莲说话情理顺,

悍妇改过露温情。

她既肯低头把错认,

既往不咎平旧痕。

心情舒畅开怀饮,

(在朱莲的劝导下,又饮过几杯)

头重脚轻眼难睁。

(趴在桌上睡去。

朱  莲:夫君,夫君,他睡着了。

(朱莲叩击床沿,陈大雷爬出。

陈大雷:憋死我了,刚才你对他百般殷勤,莫非……

朱  莲:嘘,傻瓜,不把他灌醉了,你脱得了身?快走快走。

陈大雷:别忘了我们的约定。

朱  莲:快走吧。

(急切中碰倒椅凳,蔡鸣凤惊醒)

蔡鸣凤:谁?!

(朱莲将陈大雷藏在身后。

朱  莲:没……没有谁呀。

蔡鸣凤:我明明看到有个人影一闪。

朱  莲:你是不是酒喝多了,这椅子是我不小心碰倒的,你……你……

(蔡鸣凤拨开朱莲,揪出陈大雷。

蔡鸣凤:陈大雷,原来你们……

(陈蔡二人撕扯,陈大雷一脚将蔡蹬倒,蔡鸣凤头撞床甬死去。朱莲上前搀扶,发现蔡鸣凤已死。

朱  莲:啊!他……他死了!

陈大雷:啊!我……我得赶快走!

朱  莲:你走了,我可怎么办?

陈大雷:你就说他是喝多了,自己跌死的。

朱  莲:我……我怕……

陈大雷:(抱着朱莲)莫怕,莫怕……

朱  莲:人家会不会说我是谋杀亲夫?

陈大雷:他是半夜回来的,村里不会有人看见。现在天已亮了,我们先把尸体藏起来,到晚上再找个地方把他埋了,这样就会人不知,鬼不觉。

朱  莲:好……我……我听你的。

(二人藏尸,灯暗)

(前区灯亮,朱茂青上。

朱茂青:唱 逆女在家行不正,

怨我失教辱先人。

书信催得贤婿归,

但愿得夫妻和睦家安宁。

女儿开门。

朱  莲:我爹爹来了,如何是好?

陈大雷:不要惊慌,你找个借口把他应付走,我先藏起来。记住,千万不能慌张。(躲入床后)

(朱莲颤抖着打开门。

朱  莲:爹爹来了。

朱茂青:你脸色怎么如此难看?贤婿呢?

朱  莲:啊……

朱茂青:我说贤婿呢?

朱  莲:他……他还未曾起……起床。

朱茂青:我怎么闻到有一股血腥味。(感觉有些不对,拨开朱莲进屋)贤婿。(掀开缦帐发现尸体)啊!贤婿呀……

(陈大雷急出,捂住朱茂青的嘴。

陈大雷:别嚷,让邻居听见,你女儿就没命了!

朱茂青:(挣开陈的手)陈屠!你……你们……来人……

(陈大雷捂住朱茂青的嘴,朱茂青咬陈大雷手,陈大雷忍痛,失手扭断了朱茂青的脖子。朱莲见父亲惨死,惊恐尖叫,逃出家门,一路哭哭笑笑,她疯了。僵在那里的陈大雷醒悟过来。

陈大雷:祸闯大了,再不快溜,性命难保,走后门。(下)

(灯暗。

第八场  寻  夫

 

(月余之后。

(码头。

刘凤英:唱 风尘仆仆赶路程,

顾不得车上颠,船上晕,千里迢迢

来把蔡郎投奔。

与蔡郎分别时再三约定,

多半年少三月定回我的店门。

一月来末盼到平安书信,

日牵挂夜思念坐卧不宁。

那一日偶发现我怀了身孕,

这可是我与冤家爱的结晶。

抑不住激动情要向哥报喜讯,

因此上千里奔波不辞艰辛。

下船来踏上了黄州地境,

却为何陡生出畏怯之心?

倘若是蔡郎他夫妻和顺,

我此来岂不要坏他家庭?

倘若是蔡郎他翻脸不认,

刘凤英岂不是入地无门?

更忌他朱莲妻泼悍烈性,

倘若她闹起来我何颜见人?

欲相见又怕相见犹豫不定,

进有虑退不能难坏凤英。

哎呀,且住!我情急之中莽莽撞撞来到黄州,即使蔡郎真情未变,我一个外乡女子突然撞入他的家中,难免惹起风波,让蔡郎为难。不如先在此处寻家客店住下,打听好蔡郎家的地址,再托人稍信,让他来此相见,共商对策。(下)

(魏大算上。

魏大算:咦!看那投店女子,像是我妻凤英。她怎么到黄州来了!是来找我的?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呀?莫非家里的饭店真被我赌倒了,关门了?(察看)果真是她!

(刘凤英上。魏大算背脸)

刘凤英:请问这位客官,可知道蔡家庄么?

魏大算:蔡家庄就在前面不远。

刘凤英:那你知道蔡鸣凤这个人么?

魏大算:(一惊)蔡鸣凤。

刘凤英:他是个做生意的。

魏大算:(转面)你找他……?

刘凤英:(认出)魏大算!你,你怎么在这里?我托人找了你两年多,你,你,你这无耻的人哪!

唱 银钱首饰盗一尽,

抛妻离家顾自身。

可叹凤英太苦命,

得配你这无耻人。

今日总算见到你,

讨张休书各奔前程!

魏大算:是我对不起你,是我拖累了你。只恨老天让我得了那样的病,叫我在你面前抬不起头,直不起腰。你可知道,我心里有多苦啊!只望到赌场上去寻点刺激,忘了痛苦,哪晓得……唉!不说这些了。我反正已成这样了,再不能拖累你。我这就去请人代笔写休书。

刘凤英:(不忍)大算……我……我怀孕了。

魏大算:怀孕了!……好事,好事……

刘凤英:你怎么不骂我?

魏大算:我有什么资格骂你,我欠你的太多了。你怀孕了,我为你高兴。也感觉轻松多了,好象还清了多年的欠债。你刚才问蔡家庄、蔡鸣凤,你认识他?

刘凤英:他在我店里住了三年。

魏大算:是不是和他相好了?

刘凤英:(默认)

魏大算:孩子也是他的?

刘凤英:(默认)

魏大算:哎呀,凤英啊凤英,你真是苦命啊!

刘凤英:他是个好人。

魏大算:他的确是个好人,他还给过我十两银子,劝我回家呢。可好人不长寿啊!

刘凤英:他……他怎么了?他到底怎么了?

魏大算:他回家的第二天就死了,现在都过去一个多月了。

刘凤英:怎么可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魏大算:蔡鸣凤回家的那天正好是中秋节。听说是他和岳父一起饮酒赏月。翁婿两个都喝多了,不知为什么就打了起来。蔡鸣凤失手将他岳父打死了,自己也撞墙自尽了,他老婆当场就吓疯了。

刘凤英:会有这种事!不不不,蔡郎是个知书达理之人,决不会至死人命,一定是你弄错了。

魏大算:这件事当时在这一带轰动得不得了,各种议论都有,也有说是他老婆与人通奸,谋杀了丈夫和爹爹,不过没听说有人追究这事。

刘凤英:他老婆是不是叫朱莲?

魏大算:对对对,是叫朱莲。前不久还天天见她疯疯颠颠的在码头上转,这两天没看见,说不定掉江里淹死了。

刘凤英:果然是他,果然是他!(暴发地)蔡郎,你怎么就这样抛下我走了啊!

唱 闻噩耗只觉得心如刀绞,

蔡郎哥赴黄泉将妹丢抛。

才怨哥归家未把平安报,

谁知哥踏入家门便入阴曹。

蔡哥哥啊,蔡哥哥,

千呼万唤哥哥听不到,

阴阳相隔奈河桥!

可叹我生未能临别为哥哭几声,

死不能坟前为哥把纸烧!

蔡哥哥啊,你可知妹已经怀了宝宝,

他是你蔡家的骨血根苗。

实指望与哥哥白头偕老,

又谁知哥哥早过奈河桥!

哥一走叫妹妹如何是好,

到不如赴江流葬身浪滔!

(哭着奔向江边,被魏大算拦住。

魏大算:凤英,你不能这样,要为肚里的孩子着想。他可是蔡老板唯一的骨血啊!

刘凤英:可怜的孩子……可现在我……我怎么生下这没爹的孩子!

魏大算:就让我做这孩子的爹吧!

刘凤英:(震惊)你……

魏大算:我是答应给你写休书,可你现在怀了孕,也不可能改嫁。身边又需要人照顾,只有我才是唯一适合照顾你的人。只要不捅破我们之间那层窗户纸,谁敢说这孩子不是我们的?我魏大算今天指着长江发誓,往后决不再踏入赌场半步。好好地帮你打理饭店,等孩子出生了,我们一起把他抚养成人,供他读书,让他考功名……

(刘凤英被深深感动,犹豫中魏大算上前轻轻挽住她的肩膀。

刘凤英:(百感交聚)天哪……!

合唱 人世界间唯有情字难评讲,

雅有理俗有据各论短长。

怎奈何东方红绳西方箭,

造化弄人没商量。

无爱偏要配成对,

有情让你难成双。

哎呀呀,千年轮回不变样,

笑颠笑痴笑荒唐。

——剧终


浏览和下载本站资源公告

1、 所有戏曲资源存储在城通网盘中(由于百度等其他网盘非常容易和谐资源,没办法而为之),您可以 注册城通网盘会员和下载诚通网盘客户端   来下载本站资源,只要城通网盘不倒,本站资源就永久有效。 下载本站资源具体方法请点击! 扫一扫关注戏迷有约微信公众号号

2、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不屏蔽本站广告,点击广告,只有这样才能维持网站可持续发展。欢迎关注右侧官方微信公众号。

3、您需要什么戏曲资源或者有什么戏曲资源可以分享给戏迷朋友,通过网页下方联系方式,告知戏迷有约。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
中国剧种戏曲大全
热门文章
关于戏迷有约

戏迷有约——坚持完全免费无障碍 服务戏迷,传播戏曲,传承中华优秀文化。 公益性网站,集聚戏曲精彩,分享戏曲快乐。免费为票友,社团,演员宣传推广!欢迎投稿!

联系戏迷有约

微信:ximiyouyue     QQ:2052485907

微信公众号:戏迷有约(扫右侧)

官方QQ群: 339018168  

邮箱: 2052485907@qq.com     

免责声明
戏迷有约网,为公益网站,全心全意为戏迷服务。免费为票友、演员、剧团宣传推广。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并经过泣血整理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联系。